15th, Apr, 2013

黑潮,
暖熱的水流挾著滋養生命的溫度,
領著春天的飛魚群來到東南角的世外小島。
飛魚季 Rayon 展開之際,島上的豐沛生命也隨著甦醒,
委託春神捎來信息召唤我前去。

命運之劇急轉直下,逼得我瞬間決定離開台北盆地厚重的積雨雲,夜車奔入南方海島感受陽光的親吻。蘭嶼的春信沒有讓人失望,夏季之前的太陽吻痕已經紋身。

東岸野銀部落的黑妞哥有著和蘭嶼的海洋一樣爽朗的性格,以及一座遠離現實的面海涼亭。涼亭與他的客廳是過客們人生旅途的驛站,裝載了繁星般難以計量的萍水相逢。我們在這裡,用海風和陽光畫下時光階段的逗點,佐以浪花濺灑的緩慢悠然,準備在告別之後向人生深處更溯。

黑妞哥有求必應,即使是對大吐四次臉色慘淡的冷漠台北旅客也一樣熱情不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夜車加暈船簡直有點難受。)雖然他一再警告我一天只能訂他一個行程,但是最後還是滿足了我們看珊瑚、跳海、抓飛魚、爬山、看貓頭鷹和抓海蛇等等全部的願望。(關於看珊瑚、跳海和蘭嶼秘密基地請看:海和白砂,還有滾滾日落)

P.S 他一直交代浮潛如果自備潛鏡比較衛生,所以自備潛鏡來找他浮潛可以打折

Flying Fish 飛魚

飛魚是蘭嶼達悟族人最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捕飛魚一事自然神聖無比,也因此成為達悟族重要的文化核心。出發之前我心中的小小心願就是能夠親自去抓抓飛魚,並沒有預期這件神聖的活動竟然隱含了無比重大的意義,更不知道有崇高的禁忌要注意。

(photo by X大哥)

蘭嶼達悟族人的文化和生活與飛魚締結著深厚的關係,在他們的曆法中將一年依照飛魚的汛期分為三季:飛魚祭(rayon)、飛魚終了季(teyteyka)以及冬天(amiyan);而飛魚季中又以三個重要的祭典作為行事象徵:飛魚招魚祭 mivanwa、飛魚豐收祭 mipiabengan和飛魚終食祭panuyotoyun so alibangbang。

招魚祭為每年的二月至三月左右,目的是祈求豐收,象徵著飛魚季的開端。在招魚祭典後,族人允許在夜間以燈火進行補魚,五月之後即允許在白天捕捉飛魚。四月到五月之間是最佳的捕魚時日,能夠品嘗到最新鮮的飛魚;到了六月之後,食用飛魚就以魚乾為主了。

春天,黑潮帶著宜人的溫度來到花彩列島,把西太平洋變成了豐收的魚場。(Reference: Tidal Energy)

飛魚豐收祭大約在六月至七月,代表著飛魚捕捉的季節已結束,捕捉到的飛魚開始曬成魚乾;這個時期小米等食物供給充足,是諸事皆宜的時候。直到中秋節過後,達悟族人則不再食用飛魚。

除了小米,芋頭也是當地重要的糧食

蘭嶼的村落到處曬著飛魚乾,而男人們就在他們戰利品一旁的涼亭消遣乘涼。

我對於他們英勇捕飛魚的場景十分嚮往,心中確實有那麼一點像是 Life of Pi 裡,李安打造的飛魚流星群集體向小舟自投羅網的想像。

而一艘艘停泊在港邊的拼板船艷陽下閃耀,在每一個環島的時刻勾著我,讓我對出海捕魚一事心癢難耐。既然和春天的魚群相約在蘭嶼,怎能不去見見牠們。(附上:關於飛魚季的故事們,以及飛魚月曆

我心中關於飛魚隆重出場的想像(Reference: Tetsuya Okano on 500px.com)
我心中關於勇士出海的想像(Reference: David on Formosa)

達悟族對於他們賴以為生的捕魚儀式及拼板舟有著許多禁忌,包括時令、言語、食物、人和地點,因為船隻是乘載飛魚、人與神的容器,她連結了族人與海洋,更是男子凝聚家族成員、擴展社會關係的重要象徵。

拼板舟由二十多片木頭組合而成,不同的部位使用不同特性的木頭,彩繪過的船比白船更加神聖也擁有更多禁忌;每艘新船在下水之前都要經過一系列的落成禮,前後大約需要十天的日程,其中也包含我心中的英雄出海圖:「拋船儀式」mapatotalaw。(附上:拼板舟的製做與落成完整介紹

不同村落的拼板船造型略有不同,北方朗島部落的船首和船尾就有獨特造型的雕刻與羽毛。
船身的圓形圖騰象徵著船的眼睛,也被用以作為達悟族的意象。

由於部落男女分工嚴明,女性是不允許搭船出海的,連觸摸拼板船都被視為禁忌,會導致收穫欠豐。

為了尊重這些保存不易的文化,身為女性觀光客,除了不去觸碰拼板船之外,我們能出海捕魚的船就是這種充滿基隆北海岸的馬達漁船。

而又由於每個部落允許捕魚的時間不同,野銀的捕魚時間是隔天才開始,於是我們便跟著隔壁東清村的船長出海火漁!

不過真正的捕漁光景和我的想像落差甚遠,更別提像理查怕克一樣光是待在船上就有魚自己飛上來了。
火漁是指在晚上以火把的光芒吸引飛魚進網,現在是用礦工燈,好亮!

飛魚的身體是漂亮的靛藍色,一旦被光線照到會散發出亮晃晃的螢光藍,這時位於船首的船長和在船尾開船的船長就會並肩合作,一邊將船開到牠的身邊一邊逆著牠的游向一網撈起。

補到的飛魚直接放在船上,禁忌說不能踩到牠。不過牠們力氣驚人,瘋狂掙扎,不斷地在船上彈跳,還把魚鱗噴得我們滿身都是,實在要非常注意才能不踩到。
飛魚眼睛好大好美麗
一轉眼就瘋狂掙扎
然後把自己翻面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很傷心,看牠們掙扎到把自己的眼睛撞出血來就好難過,而牠們確實就是如此用自己的身體養育島上的人們,一代又一代。也難怪達悟族人是如此敬重飛魚,以及關於捕魚的一切了。

於是我一邊捕魚,一邊向像魚兒們說謝謝。

(photo by X大哥)

安靜坐在船長後面等待船長找魚的時光裡,心裡十分忐忑,不知該期望魚兒來還是請牠們趕快逃走。況且魚網掉了又是另一條禁忌,我只好握得超緊,還在心中幻想要是我就這樣掉下去該用什麼角度把網子丟回船上。

另外,在飛魚季來臨前夕,部落中的男人們必須禁慾,否則會影響魚貨數量。(所以說部落中會有一個月沒有人生日?!)(船長還偷說前一艘船魚貨很少是因為有夫妻)

這次收穫的清一色是白翅飛魚 Sosowoen,是一種只能晚上火魚不允許舟釣的魚。另外還有黑翅飛魚 mavaheng so panid mabazangbang、紅翅飛魚(紫斑鰭飛魚)等共七種,依據體型大小、生活方式與肉質各有不同的捕魚規定,甚至是給老人、小孩或婦女食用都有規定。

大豐收!謝謝你們!

根據傳統,飛魚補上岸之後必須舉行儀式,以示敬重。以海水潑向擺在海岸的魚,然後當場去鱗。當然這些都必須由男子來完成。由這些繁雜的禁忌與規定中能夠看出達悟族人尊重生命、愛惜擁有的精神,實在是令人十分敬佩。

儀式之後就是飛魚大餐了
飛魚也禁忌以火烤的方式烹調,所以料理就是魚湯以及生魚片
雖然當地人不推荐,但是新鮮的魚怎麼吃都好好吃,生魚片雖然沒有鮭魚的柔軟甜美,也非常美味
飛魚盡量以整尾烹調,所以魚湯裡的魚都是一整條的,我把肉刮下來。湯鮮甜又好喝。
因為野銀村的捕魚期還沒有到,所以黑妞哥就在一旁看大家喜歡飛魚。飛魚 Party 好滿足。啊呦伊!

然而沒有看到英雄出海捕魚的場景仍然讓我感到些許遺憾,於是隔天清晨就起了透早想看看野銀村的捕魚首日盛況。

誰知道本說好太陽初昇就要出航的漁船都八點太陽高掛了,仍然沒有半個人影。

只有拼板船自己安安靜靜地望著海,還有坐在遠方涼亭等得眼巴巴的觀光客。

好心的阿伯騎著摩托車來告訴我們,今天有霧,倒是山頭對面的紅頭村一早就出海了,要看打魚可以去西邊唷。好吧。

有緣再來看勇士捕魚囉!

Snake 天池與蛇

爬天池似乎也是一道蘭嶼必備行程,光是聽到需要拉繩子下溪谷我就興奮得要命不去不行。

還在入口遇到 Google 街景車
爬上年久失修的棧道可以瞭望太平洋
棧道之後就是由前人一步一腳印踩出的天然路了,有時候還需要順著小溪走去。
其實天池的路並不難走,雖然有些地方土石略微鬆滑,不過都還算輕鬆,可以在路邊撿樹枝當登山杖

需要拉繩子通過的溪谷

(photo by X大哥)
過了溪谷一下就到了

蘭嶼的天池是火山口蓄積雨水之後形成的高山湖泊,湖水隨著雨量豐滿或乾涸,而四周遍灑的枯枝也因而一併調整自己浸泡在水中的程度。

在這四月的春風裡,這口火山湖的容納來到了一種最剛好的飽滿,水面不會過小,也還留有能夠歇憩的乾燥泥土。

爬上傾倒的枯木一瞬間變成了最有趣的事,為了讓自己失去恐懼滑倒的理由我直接褪去了鞋襪,順便細細撫摸湖水與泥土耳鬢廝磨的聲響。

相識僅僅 48 小時的人們,站在人生轉折的當口,以一趟東南方小島的出走作為生命的喘息。太平洋的浪水漲起又退下,天池的枯木浸濕了又風乾,幸運地萍水相逢彼此陪伴,但願所有的下一步都是精彩的每一步。

結果赤腳環湖還沾沾自喜,卻立刻遇到了蛇。灰色的蛇棲居在灰色的枯木上,要不是同伴們尖聲怪叫我一定不會發現,還有極大的可能一腳踩上去。
灰色的蛇在枯木上緩緩蠕動,盯著水裡的小青蛙不放
想過河,可惜水域太寬
泥土與湖水在指縫間流動的感覺好奇妙,結果最後卡在指甲縫的泥巴都洗不掉
因為蛇不會游泳就逃過一劫的傢伙
後來就算只是看見樹上掛著的氣根,也會聽見聲聲尖叫
四腳蛇就非常可愛
下山的路上還遇見了眼鏡蛇寶寶

Goat 山羊

蘭嶼處處充滿山羊,才剛自開元港租了車準備前往黑妞的家,就被租車老闆娘警告騎車小心羊會衝出來,卻沒料到蘭嶼的羊就像紐西蘭海岸的海豹一樣滿山遍野,慵懶懶地作息在浪花沖刷的海岸,與連綿拔峭的山巔上。

他們好喜歡迎風站在高處,若無其事與世無爭地看天看海看旅客興奮地衝向他們,然後再迅雷不及掩耳地逃跑。

這些自由自在的山羊們其實都是有主人的,耳朵上的記號能夠讓飼主判斷羊隻的歸屬。而山羊的數量則象徵著家族的興旺,但是人們只有在特殊祭典時才會宰殺牠們,所以大部分的羊兒都可以活得很老很快活。

羊群最喜歡在亂石山頭站得老高,一邊吃草一邊發呆
遠遠就看到牠們站在石頭上吹風
就像島上其他受到眷養的動物一樣,羊群以放任的方式被隨心所欲地飼養著。
以放任式眷養的小豬
放任散步的母雞和小雞
知道我們上不了高台才會這麼悠哉扮鬼臉不急著逃走
! 吃草吃到一半看見觀光客
拔腿狂奔
還竄過馬路
默默走向海岸
看到人停下來就失去理智走超快逃走!
河堤上的小羊練摔角  (photo by S)
又是一批看到人就逃走的傢伙
還不等手腳不靈活的同伴,讓牠滑滑梯下屋頂
還是不等牠
終於跟上

Lanyu Scops Owl 角鴞

角鴞是貓頭鷹的一種,蘭嶼角鴞則是台灣特有種,屬於保育類動物,有 18 公分與 21 公分兩種,喜歡棲息在棋盤腳的樹洞裡。

硬要買一隻木刻角鴞回家
角鴞形象遍佈島上的藝術作品

彩繪與雕刻的角鴞充滿了島上的各個角落,然而在達悟族的部落傳說中,角鴞被視為一種帶來厄運的動物,是惡靈的象徵。

凡是牠的接近都暗示著災難的降臨,所以族人們看見了都會把牠們趕走,要不是因為觀光客很愛看,在地人實在不太想看見牠。

雖然如此,但是我還是覺得角鴞可愛得要命,遠遠地聽見人聲,就從樹洞裡探出圓滾滾的大眼睛,跟著聲響轉動。直到探照燈的光線照過去,才漸漸把耳朵豎起,越來越警戒,有時還能看見小情侶繞著彼此飛著打情罵俏,在原始森林裡上演豐富戲碼。

黑妞哥帶大家看角鴞

黑妞哥帶大家看角鴞Snail 光澤蝸牛

除了角鴞之外,蘭嶼的另一種保育動物就是這隻散發真珠光芒的蝸牛了。若是在開元港被發現企圖帶他們去遠足,一次旅費就是十五萬。

光澤蝸牛雌雄同體,全身雪白散發珍珠般的光澤

【Intertidal Creatures 潮間帶生物】

夜晚的海邊除了漫天星斗之外其實非常熱鬧,生活在潮汐變換間的各種動物靜悄悄地伸展生命的彩度,光源以外,斑斕地鳴唱。

黑妞哥一到海邊就單槍匹馬到浪裙邊找有趣的動物
細紋方蟹 Valakawan 離開了水就開始吐泡沫,泡沫是棕色的黏液,留在手上好難受
海膽人人都怕人人都愛看
還有小魚和各種螃蟹


除了各色條紋螺之外,還有海蛇
滑溜溜一轉眼就游向海裡

在這個人類與自然和平共處的小島上,生物依循著自己的腳步向陽,
以最初始的方式享受活著的浪漫。怎麼不令人嚮往。


相關資料連結:


如果我的分享讓你的旅程更有趣,
請我喝杯咖啡吧 ▽

One thought on “春日蘭嶼四日遊記|❶ 和蘭嶼動物玩耍:飛魚、天池蛇、山羊,還有角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