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th, Oct, 2012
流浪式旅行的第30天,
在彩霞斑爛時候來到斯洛伐克。
夜裡的燈光讓老城媚惑,
廣場也十分舒適,
Bratislava。

〈節錄自《流浪誌》日記本〉

流浪式旅行的尾聲,順著多瑙河一路東往,以斯洛伐克首都的漫步作收。

貪心的旅行計畫沒有終點,明知道總是有歸返的時刻卻始終不願下訂回程機票,一個月來,一邊讓新鮮的刺激驚喜自己,一邊日日討論著在行程的尾聲加上西班牙小島或是斯洛伐克石灰岩洞,
最後卻全團敗北在匈牙利的 bed bugs,決定即刻回家,然而這時布達佩斯的機票早就漲過頭,於是促成了這一場布拉提斯拉瓦的遊歷。

布拉提斯拉瓦 Bratislava沒有世界級的景點,卻擁有閒適安然的氛圍,以及和台北一樣需要細細發覺的精巧。在她的柔軟陽光下漫步,傾聽她位於歐洲正中心所乘載的融合與衝擊,端詳她如何包容歐洲歷史的爭戰吞奪,在小喀爾巴阡山(Malé Karpaty)的山麓匯聚交融民族與文化。

晨光下聳立山腰的 瓦Bratislava 駐城城堡與山腳教堂

布拉提斯拉瓦 Bratislava 位於多瑙河兩畔,緊鄰奧地利與匈牙利,是斯洛伐克(印象中只會出現賽足球賽上的國家)的首都,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座落在兩個鄰國國境上的首都。

Bratislava 因為其優越的地理位置,總是在歐洲歷史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它盤踞在喀爾巴阡山脈和阿爾卑斯山腳的道途上,是跨越多瑙河的重要淺灘,更是古老「琥珀之路」(The Amber Road)的必經要站,作為北歐波羅的海通往南歐巴爾幹地中海的重要輸紐,有如絲路上的敦煌一樣,在貿易大道上發光。

斯洛伐克Slovakia座落在歐洲大陸中央(Reference: Wikipedia
位於四國中心的布拉提斯拉瓦 Bratislava
Ⓐ Bratislava 布拉提斯拉瓦|Ⓑ Vienna 維也納|Ⓒ Budapest 布達佩斯 |Ⓓ Český Krumlov 庫魯諾夫(CK小鎮)

拜訪 Bratislava 布拉提斯拉瓦理想的行程是將地點排成一條線,在維也納之後路過它,再前往溫泉之都Budapest 布達佩斯,地圖上看來就是 Ⓓ > Ⓑ > Ⓐ > Ⓒ 不過在EAJ沒有計畫的流浪當中,就是命運一般地先在 Budapest 玩到掛急診,才不得不回到 Bratislava 搭飛機。

由布達佩斯前往布拉提斯拉瓦最便捷的方式是客運,大約需要 2.5hrs~3hrs。中歐的客運系統十分方便,只要抵達轉運站,就有許多公司可以選擇。其中最舒適又國際化的大品牌非 Student Agency 莫屬,它遍及全歐的鮮黃色巴士總是帶給旅人無限溫暖,裝載著旅程中的疲憊與期待。不過為了旅程的順暢還是建議提早預訂,否則像當時狼狽萬分的EAJ千里迢迢來到位於布達佩斯市區外圍的轉運站,才發現當天所剩唯一一班前往 Bratislava 的車只能向司機買票,而且要車上有空位才行,確實也只能流著冷汗賭上一把。(付上:Student Agency 的中歐班次表

三個人,價錢是7500 HUF,一人大約是台幣 330元左右(在這種跨國交通上是可以自由選擇用歐元或是匈牙利幣付款的)
抵達這座位於邊境的斯洛伐克 Slovakia 首都時,已經日暮。
彩霞之下的城市邊際落車,龍蛇雜處,熱鬧異常。身處異地的旅人再度靠著熱心小哥學會了買公車票的方法前往城市中心。
斯洛伐克用的是歐元,進入市區公車的單程票是€0.7
在古城旁充滿塗鴉的橋下下車

聳立在黑幕中捍衛城市的堡壘在聚光之下雄偉明亮,一如千年以來的每一個戰爭或和平的日子,安詳而穩定地迎接遠道的旅客。

Bratislava 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 5000 年前的新石器時代,西元元年左右的羅馬帝國也曾統治過這裡,而目前斯洛伐克人的祖先斯拉夫人則是在五世紀時抵達的。其後便經歷了一連串的戰爭,在匈牙利王國、土耳其、天主教哈布斯堡王朝等強權中飄搖。

18th 世紀時,她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后 Maria Theresa 的治理之下逐漸強盛,隨著街道與重要建築的興建,Bratislava 漸漸成為中歐文化生活的中心,也在 19th 世紀的歐洲歷史上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與許多重大事件密切相關。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隨著捷克斯洛伐克的建國,Bratislava 在多數匈牙利人與德意志人的反對之下併入其中,並在 1919 年正式使用「Bratislava」這個名字。

1939年,斯洛伐克以 Bratislava 為首都獨立,卻在稍後受到納粹的影響,將大部份的猶太居民送進了集中營,而 Bratislava 也因戰爭而遭轟炸。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意志人才由德國政府撤離或遭驅逐。

1948年,共產黨奪得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政權,並在 Bratislava 建立了大量新建築,包括橫跨多瑙河兩岸的新橋(Nový Most )。這些建設時常被詬病破壞了這座歷經滄桑的古城,據當地導遊的說法,當時的政府在布拉格與布拉提斯拉瓦中挑選了後者作為翻新的城市,讓布拉格至今仍保有舊時代的古色古香,也讓布拉提斯拉瓦以僅僅 30% 老城保存率成了一個古今融合的現代都市。
(當然就是比較沒有特色的意思)

1993年 的天鵝絨分裂之後,斯洛伐克共和國成立,並以 Bratislava 為首都至今日。

1783年的 Bratislava,山丘上的城堡彷彿凝固在時光當中,今昔無異。(reference:Wikipedia)

日光之下沿著山丘而上,晚秋的中歐在寒意襲來之前已經被紅黃交雜的羽葉覆蓋,石磚之上魏峨的城堡睥睨著這座多瑙河畔的城市。

 Bratislava 城堡沒有德國新天鵝堡 Neuschwanstein 的華麗哥德式穹頂,也不如英國溫莎城堡Windsor Castle 的磅礡氣派,甚至沒有其他悠久堡壘具備的頹廢石柱與斑駁磚瓦。樸素如它,卻有一種安然而溫柔的神采,在夜晚燈火之下浪漫而威嚴,在白晝的光影間穩固又神氣。

舊日的堡壘由今日的步履踏上,最漂亮的是古老的圍牆,還有神祕塔柱的側影。
第一次邂逅它還不願意相信城堡怎麼只像一般的豪宅

巴登文化(Baden culture)晚期的居民為至今所知第一批居住於這個山丘的生活者,大約可以追溯到西元前 3500 年,當時的 Boleráz 城堡極有可能也涵蓋了現在的古城一帶。

到了金屬器時代晚期,這座山丘便成了凱爾特人(Celts)的重要據點,後來也成了羅馬帝國的領土。現今城堡的雛形大約是在西元九世紀時勾勒的,在中世紀,這座山丘與城堡是匈牙利王國的主要堡壘,約在西元1420年左右,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King Sigismund 決定將這裡定為德國捷匈帝國的中心。

18 世紀時,匈牙利皇冠被送往奧地利作為強化與奧地利關係的代表,Bratislava 的城市地位與城堡的重要性漸漸勢微。到了 19 世紀,日漸傾頹的城堡甚至遭到軍隊將其建材四處販售。1953 年起,城堡著手翻新,除了以巴洛克風格(Baroque)重建之外,同時也保留了許多哥德式與文藝復興(Gothic and Renaissance)的元素。城堡的整修一直持續著,最近一次是 2010 年的 6 月完成的,這應該是這座千年堡壘在旅人眼裡亮麗如新的原因吧!

由於位處歐洲中心,佔據著多瑙河與喀爾巴阡山的重要地帶,這座位於堅固石丘上的 Bratislava 城堡連繫著許多傳奇與神話。
1811年城堡曾經被大火燒毀,留下這些新建的亮麗建築

廣場的高台上可以看見這座城市的全景,多瑙河與她圍繞著的的都市在樹影後竄起,古老與現代交錯,高樓和新橋、紅屋瓦與大教堂,又新又舊。

有時候我覺得Bratislava就像台北一樣,座落在時間與地圖的折點上,千千萬萬個日光中,以要衝的姿態,海納了好多國家好多文化,今日此時,又凝結了現代與往日,留了一點昨日的,鋪了一些明天的。

除此之外,她也一如台北,在衝突的外表之下,有著許多細膩與精巧,不過這個部分請讓我留到老城的部分討論。

鳥瞰的高台還能看見聖馬汀教堂 St. Martin’s Cathedral
Nový Most (Most Slovenského národného povstania) 新橋

城堡的眼界還能瞭望橫跨多瑙河的新橋,這座橋是世界高塔協會(World Federation of Great Towers)的一員,也是會員裡唯一一座橋,同時也是世界上最長的斜拉橋(cable-stayed bridge)。

在她的頂端有一間全景餐廳「UFO」,可以從塔的左柱上去,享受在多瑙河上方用餐的浪漫。幽浮餐廳夏季的時候也開放河岸邊的空間,以 “a beach under the UFO” 讓薰風飄撫客人雙肩。(附上:TipAdvisor的評價

不過當時的 EAJ 因為在傳統美食酒吧吃得太撐,沒有選擇這個浪漫的地方度過晚餐,只好和路上遇到的加拿大玩伴一起到橋下散步,看看新橋夜晚紅妝的魅惑。

瞭望的廣場也是觀光小火車的起點,紅色的火車有城堡與古城的行程,搭著它觀光似乎也蠻帥氣的。(附上:觀光小火車行程介紹))

出發還先過隧道
到了老城它還是可以在狹窄的石磚街坊遊刃有餘

城堡的鳥瞰之後沿著黃葉大道一路散步下山,陽光充滿,秋風迎面。悠閒的步調對大病一場的 EAJ來說,實在沒有更適合的調養之旅了。

冬季前的最後一抹陽光與黃葉

順著石子路向山下走,就會來到山丘上拼命看到的火箭教堂聖馬汀 St. Martin’s Cathedral。聖馬汀教堂位於舊城區西部的邊緣,是當地最大最古老的教堂,也因曾經為匈牙利王國的加冕教堂而聞名。

晚上看她也很有味道

多瑙河邊漫步看日落也是欣賞這座又新又舊的城市的方法。沿著黃色的路樹和波光閃耀的河水閒逛,看新橋和日光一起倒映在粼粼河面,非常愜意。

河岸旁的座椅上還發現了有趣的小東西
我的稅金竟然贊助了河岸的 Wifi !
還有洗手裝置!

Bratislava 除了山丘上的城堡與老城西邊的火箭教堂之外,還有一座糖果屋一般的藍色教堂。Church of St. Elisabeth 伊莉莎白教堂,又稱藍教堂,位於舊城區東邊,是一座線條柔和的匈牙利新藝術風格(Hungarian Art Nouveau)教堂。

藍教堂建於西元 1908 年,以匈牙利王朝的伊莉莎白公主(Elizabeth of Hungary)命名,以紀念她的偉大仁慈。

匈牙利的伊莉莎白生於 13 世紀的匈牙利帝國,她在 14 歲結婚,20 歲守寡。喪偶之後她將孩子送走並典當了嫁妝,用換取的金錢建造醫院,並身體力行照顧病患與窮人,過世的時候是 24 歲。

St Elisabeth (Reference: Wikipedia)

在教堂的外觀與內部,有許多以伊莉莎白(Elizabeth of Hungary)的故事製作的祭壇畫。在踏入的瞬間,有一種十分祥和寧靜的氛圍,她淡藍色的穹頂,在莊嚴之外更賦予了溫柔與歡欣。

糖果屋的奶奶如果上教堂一定是來這種的

Bratislava 的舊城區與食物就下次再說了!


如果我的分享讓你的旅程更有趣,
請我喝杯咖啡吧 ▽